当前位置: 推广首页 > 广东快乐十分 > 内容

推荐图文

这位86岁的中国人一跺脚,全球科技业会地震

时间:2017-10-13 07:15  来源:游戏推广员  作者:游戏

目前为止,全中国还没有哪家活过30年的科技企业能比张忠谋的台积电更会赚钱。2016财年,它以2072.72亿元人民币营收获得净利润730.85亿元人民币,相当于每天净赚2亿人民币,而同期的华为年营收高达5216亿人民币,是台积电的2倍多,净利润才371亿人民币,差不多相当于台积电的1/2。

目前为止,全中国也没有哪家科技企业比台积电更能牵动全球科技业的神经。如今,全世界将近60%的芯片代工都由这个世界第一大半导体巨头完成,跟在后面的老二、老三加起来还不到它的1/3。

说张忠谋一跺脚就会让全球科技业地震也并不夸张,今年年初,他不小心摔过一跤,全球科技巨头听闻后都在关切地打听,严不严重,要不要紧?

每次台湾地震或停电,全球财经媒体的第一个电话也都是打给台积电,而不是台湾当局。无论苹果,还是高通,全球绝大多数高科技巨头的“心脏”,都被台积电握在手里,而且找不到可以替代它的人。

1

张忠谋1931年生于浙江宁波。其父张蔚观毕业于上海沪江大学,在他出生时,已是宁波财政局长,后到南京转战金融业,再后辗转重庆、上海、香港并移民美国,相当长时间内都是居无定所,颠沛流离。

成人之前,张忠谋已居住过6个城市,在10个学校念过书,有过去家离乡、不知归期的无奈与悲哀,也有过慷慨激昂、救国救民的大时代情怀。几十年后,他还在感叹:那是一个多么不同的时代!其悲哀与激昂,都不是非过来人可以理解与想象。

在人仰马翻的科技界,张忠谋是最安静也最文艺的人之一。这得益于他早年的经历。10岁前他已读完《水浒传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三国演义》等在内的“儿童文库”,也由此养成爱阅读的习惯并贯穿终生。

小小鲜肉时代,张忠谋文采出众,还曾立志当作家,直到父亲受不了他兵荒马乱还搞小清新,警告说“当作家要饿肚子”,才收住念头。

不过,他的生活依然多姿多彩,音乐会、小提琴、网球、电影,都是他业余生活的重要部分。

高中毕业时,作为独生子的张忠谋被诱导考入父亲的母校沪江大学银行系。至今他还记得高中毕业那晚和几个同学喝酒、欢乐、道别的情形:

“夜已阑,我们漫步到黄埔江畔,大家凑了点钱,租了一条帆船到黄浦江上游江。满天繁星下,远远的上海如痴如醉如梦,也不知是我们醉了,还是上海醉了。同游中有一人,乘酒意跑到船头大喊:‘黄浦江,我们还能在这里住多久?’”

张忠谋说:“这样的豪情,以前、以后都不曾再有。”

两个月后,“内战”爆发了,逃到香港的张家决议:张忠谋要去美国读理工,以防万一,好在美国安生。

“油然生起饱历沧桑之感觉”的张忠谋于是坐上前往彼岸的飞机,并在日记中写下这样的心情:“旧世界已经破灭,新世界正待建立,自己必须鼓足勇气。”

2

在美国,张忠谋的条件也不差。

他的三叔,手握哈佛电信硕士、应用物理博士学位的张思侯已是美国东北大学的教授。张教授自己学理工,却不主张让张忠谋直接学理工,他认为小张同学兴趣广泛,应该再看看他到底适合做甚?

一番运作后,张忠谋被送进哈佛大学。

当时的美国,以全世界5%的人口创造着全世界40%的GDP,正值最黄金时代。大人们把张忠谋当小毛孩,话都不跟他多讲,但他却好像什么都懂,很快就在“只要肯努力,你就能出头”的美国精神中如鱼得水。

哈佛第一年,张忠谋的成绩位列全年级前10%。此时,国民党彻底溃败,父母也从香港去到美国,并在中国是回不去了的悲观中,根据当时华人在美的就业发展情况再次决议,张忠谋必须转学理工。

他在哈佛的第一年也成了最后一年。

张忠谋的父亲张蔚观,他44岁进入哥伦比亚工商学院就读,47岁获得硕士学位。张忠谋说,父母在美国的生活是安定的,但父亲一直不能摆脱流亡异国,壮志未酬的忧虑,进而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。

学理工,最理想的就是去麻省理工了。

张忠谋想去,就去了。

1950年的麻省也正处于黄金时代,拥有众多世界级大师,在机械系学习的张忠谋成绩依然优异,还帮教授打点工,挣点碎银子,但却过得并不快乐。

他形容自己对麻省“虽有十分的敬,却只有五分的爱。”对搞机械这件事,他也是始终兴趣缺缺。

不知是不是麻省小心眼,看出了他只有五分爱的小心思,要给他点颜色和教训:当硕士毕业申请读博士时,张忠谋连续两次落榜了。已经结婚,一路顺风顺水的他,面对再一再二的挫败,整个人都不好了——

“呆呆地望着没有我名字的榜,自尊心、自信心在倏忽中消灭。十几年的读书生涯戛然中断,下一步做什么都还没有想到,我何以对父母?对我新婚不久的妻?”

3

成为大人物之后,张忠谋曾把麻省博士落榜说成一生最大的幸运。但在当时,这却是他人生最大的打击。

麻省不留张爷,何处可留张爷呢?

大致上只有两条路可走:第一,到别的学校去读博士,这不难。他可是麻省的硕士,到其他学校读博士是看得起别人。第二,找工作。

找工作比较难。

按惯例,他只能进公司或到学校找个教职。这两个领域,一般的工作,麻省的张硕士看不上;好点的,则不一定看得上麻省的张硕士。尤其进公司,当时,在美国大公司出头的中国人少之又少。

中国人成功的先例很少,但谁规定我不能做个先锋呢?被落榜羞辱的张忠谋,带着雪耻的狠心,把简历一封封地寄给了理想中的大公司,以及万一大公司不成,先将就一下的备胎们。

后来,张忠谋把这个过程形容得颇具诗意、理性与规划性:“一个阳春的工程师,50年代在美国的中国人,要去闯出自己的新天地。”

但当时的他却是个相当意气用事,比较不够理性与规划的人。两个月内,张忠谋获得了4家公司的工作机会。其中两家令他满意,最满意的是福特汽车,专业对口,待遇也好;比较满意的是一个叫“希凡尼亚”的半导体公司,公司不知名,但待遇更高。

比福特高出一美金。

一美金不多,但张忠谋觉得这不是钱的问题,是个价值和尊严的问题。于是,他自信满满地去讨价:“我恭敬地说,我很想来福特,但另一家公司的月薪比福特高,可不可以请你们考虑提高起薪?”

结果,那个面试时跟他谈笑风生的人事专员,态度180度大转弯:我们这儿不讨价还价。

这一作,让本来已经打定主意去福特的张忠谋覆水难收了。挂完电话他只能是,别了,福特先生。

1955年5月,年轻气盛的张先生,一气之下,去了多给他一块美金的“希凡尼亚”,一脚踏入半导体产业,并一路走到今天。

这也让他在后来屡生感叹:“人生的转折点,有时竟是这么的不可预期!短短的一个电话,加上一时冲动的青年感情,就让我和半导体结了一生的缘!”

4

进入陌生的半导体,让张忠谋给自己找了麻烦事儿。

什么都不懂,唯有夜以继日地加快学习。他找到晶体管发明人之一,诺贝尔奖得主威廉?肖克利(William Shockley)的经典著作——《半导体之电子与洞》来研读。这是他在半导体的第一本教材,他说:

“这有如读荷马古诗一样的困难,但还是一字、一句、一段慢慢地读,读了又想,想了又读。”

读了想,想了读还是不懂的,张忠谋就去请教一个几乎夜夜喝酒,但很懂半导体的人。“不学他喝酒,学他怎么搞半导体。”学完之后,再继续学习行业内最新、最权威的学术成果、论文或动态信息。

张忠谋的厉害在于学东西快,更厉害的是善于举一反三,一通百通,学以致用,用中继续学。

进公司不到一月,他就捯饬出一个提高生产良率的小成绩并被全公司推广。这让他很受鼓励:“学校外面的世界,并非那么充满荆棘。”

之后,张忠谋被提拔为非正式的小主管,手下也有了4个小兵。但这4个小兵中的两个,让他又一次意气用事,犯下外人看来不值当,也不应该的错。

新来的外行上司因为公司一直烧钱,要他辞退这两个勤奋上进的小兵,他不服,也不能把上司说服,于是负气走了人。然而事实证明,他又一次负气对了。

离开希凡尼亚后,带着在半导体产业的小资历,张忠谋加入到另一家公司——德州仪器(下称:德仪)。

5

德仪当时还小,但在张忠谋进入之前,已通过发明硅晶体管改写了半导体市场的格局。

相关推荐